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俞建拖 > 河畔来信12:美国中期选举观感

河畔来信12:美国中期选举观感

E,

见信如面。在这边生活一切顺利,每天就4件事,读书,码字,看新闻,带孩子。虽然简单,但你一定也想不到有多么忙。除了哄孩子睡觉把自己哄睡过去之外,每天少有睡够6小时的,论工作强度和国内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差别。

来信问起美国中期选举,能谈的大概不多,除了看看左右媒体的新闻分析,以及一些政要的Twitter之外,就是日间和朋友、同事、Uber司机的一些交谈中得到的印象。刚把衣服放入烘干机,还要50分钟,就说说一些粗略的观感。

从新闻和Twitter上,得到的印象大致有二:一是两党的话题基本上没有交集。共和党谈的都是辉煌的经济业绩,还有移民;民主党谈的都是医保和最低工资,要么就是族裔和暴力话题。如果说还有点交集的话,就是互相贴标签,民主党骂共和党和特朗普政府骗子流氓,共和党骂民主党社会主义分子。传统媒体时代,这些声音多少会被筛选一下,大家还要点政治的体面。社交媒体几乎把一些放大了,走向自我强化的两极。拥护特朗普和反对特朗普的,几乎是水火不容。有个有名的演员是川普铁粉,有人在下面留言,说“把你的白人屁股挪开”,他回复“这让你妈喘不过气来了吗?”。二是,民主党这边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人物。除了医保还算个事(尤其考虑到美国医疗支出占GDP20%),那些被认为是重量级人物的Sanders和Warren之类的,说的东西连我们外人都摇头。Warren哈佛出身的,前阵子还因为原住民身份问题跑去测基因,结果弄成了几面不讨好的笑话。据说她是想参选2020的,我看还是早点歇了吧。

麻省是个传统的蓝州,虽然偶尔也有共和党州长,因此这里的一些观察虽然有启发,但不具有代表性。现在马萨诸塞的州长是共和党的,是美国最受欢迎的州长,属于共和党内立场坚定和特朗普切割的,昨天顺利连任了。也许是大家觉得这边没有什么悬念,昨天去投票站观选的时候,一片风平浪静。也许是因为我去得早,才8点一刻。朋友圈里一些美国华人发图片,一些地方晚上6、7点都还排长队。这里两三分钟才进来一个人。我还有个椅子可以坐,呆了有15分钟,看了选票的模样,拍了点照片,就撤了。

投票站在一个老人院里,有老人自告奋勇当志愿者,帮大家核对登记信息和发放选票。上面不止选国会两院的议员,也选州长,州务卿,州县一级的财政、司法等关键部门的主官等。有7个用帘子隔开的小隔间,大家领了票在小隔间里填好后,就到一个扫描仪前输入扫描,应该是机读信息传送到统一的计票中心。也有少数家长带着孩子来投票的,有两口子结伴来的,匆匆选完匆匆走。所以,现场观感本身对我来说谈不上深刻。

倒是选前和一些美国朋友聊天,两则小故事颇有趣。一个朋友在哈佛工作,你知道的,哈佛是多元社会的典型,也是立场偏自由派的。特朗普2016年当选后,当时他所在的学院师生备受打击,有人在选举结果揭晓后当场就痛哭,第二天学院还发通知,为师生提供心理支持。另一个朋友则告诉我最近他的经历,两三天前他听到有人敲门,打开一看是两个8、9岁的孩子。孩子们问他选的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。朋友其实是中间派,但投的民主党,就问为什么他们要问这个,谁让问的。孩子们说,“我就想知道大家是否都能努力为阻止特朗普做点什么”。朋友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投票,就打发过去了。昨天带大树去儿科例行检查,叫了辆Uber,和司机聊起最近朋友发生的事,他说,我投的也是民主党,不过别人要问我这事也是很烦人。

以前不知道中期选举也会选地方的领导人和关键部门主政官员。有意思的是,和国家层面不同,地方层面的部门主官,是选票决定的,不特别归属于哪个党派。州长和州务卿也可以是不同党派。问了几个人,怎么决定自己的选择。大家也都不知可否,有的根据党派选,有的还做点功课查下业绩。一个朋友说了句,“反正好坏得选一个,就2个或3个名字,也没有另外的选择”。

不过,对比特朗普惊奇当选和昨天共和党失去众议院,结合朋友们的两个小故事,有一些关系可以联系起来。当初许多媒体民调预测错误,因为铁锈地带摇摆州许多以前不选举的人参加投票,改变了样本格局。这次中期选举投票,众议院是全部换选,算是全民投票,许多原本不投票的民主党人和中间派出来投票,近年中期投票的投票率闯了历史记录,和以往总统选举相当,改变了格局。这让我有一个结论,在知道样本之前,不要妄谈民意,更不要妄谈天意。

要问道中期选举对中美关系的影响,我想虽然特朗普和共和党在内政上会受到更多狙击,不过在外交上还是会主导其政治议程,因此短期不要有太乐观的期待。另外,关于2020,原来觉得特朗普会继续当选,因为民主党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人,但现在觉得可能性会降低一些,取决于美国明后两年的经济情况,现在似乎隐然能听到大厦墙裂的喀拉声了。

衣服应该干了,就此打住,回国细聊。

北京午安!

 

推荐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