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7年12月12日 01:05

历史理性和历史耐性

今天晚上本来是想要料理一个书稿的,不小心点了电脑的更新键,要重启好几次。等的时间长且无聊,就想聊聊两个在心中盘桓已久的概念。
 
所谓理性,大抵上是指运用一些概念、逻辑、框架,对事物(外部世界和我们自身)进行分析和把握的能力。理性是人认识世界的能力的一种。所谓耐性,就是等待的功夫,等着事情变得不那么坏,甚至等着事情变得更好。
 
之所以要在理性和耐性前面加历史这一定语,是因为这里要讨论的理性和耐性,都是面向长时程,少则几年年,多则几十年甚至上百年。
 
启蒙运动之后,理性成为人类社会最重要的,认识工具。但它还远远称不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7年12月02日 23:58

贫困与现代性

贫困与现代性

文/俞建拖

中国农大的李小云教授,在贫困与发展问题常有深刻的原创性命题,这在国内学者中殊为少见。几个月前去柏林开会,又逢小云老师,都是烟友,会场内的讨论又不总是有趣,相谈了三天,无比投机。他关于国际发展援助的“平行经验”理论,是一个非常令人惊艳的构建,而且也带领团队身体力行之,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结出硕果。

前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10月03日 02:59

自由主义者如何背弃自由

这是一篇早早想写的文字,因为惫懒拖沓,迟迟没有动笔。今年7月和9月两次来芝加哥,这里是自由主义的重要营垒,趁着时差关系两度动笔,也都没能收尾。

就我自己而言,20世纪90年代以降,思想史上最令人咋舌的现象,就是自由主义在理论和实践的溃败。纵然我从未认为福山“历史终结论”哪怕有一点点乐观的依据,但是自由主义,不论是左翼还是右翼,不论是作为生活方式还是政治伦理,在许多人认为应该纵马驰骋一统江山的时候,却在其中心和边缘都遭受重大的挫败,从阿拉伯之冬到特朗普当选,再到逆全球化思潮的兴起,这是一系列失败构成的小高潮,但恐怕还未必是最坏的结局。这实在是出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7月05日 02:28

特朗普的意识形态底色:一种杂糅的保守主义

中国人缺少讨论意识形态的热情,这几乎是古已有之,而不是今天才有的现象。这倒不是说中国人或中国社会没有意识形态,而是我们缺少对自身意识形态的检视、反思和构建,更谈不上明确和有意识地将意识形态付诸日常的实践,即便有一些,也是停留在口头和形式上。也正因为如此,我们对其他社会的意识形态,以及各种意识形态下指导的行为准则,缺乏体察和理解。但是,我们自身的意识形态讨论和研究的荒芜,并不代表其他社会和我们一样是荒芜,这种理解的隔阂常常成为国际关系中误解误判的来源。

今天,我们对意识形态问题的漠视,可能会招致严重的风险。在特朗普当选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7月03日 01:42

强权力和弱能力:理解改革困境的一对矛盾

中国政府在很多人心目中是无所不能的。这种“万能”的印象,部分来自于政府管了太多事,许多是政府主动在管,许多则是因为社会的惯性和需求被动在管。总之,似乎哪里都有政府身影。但“万能”印象的另一个原因,就是中国政府确实做成了很多事,有许多可供验证的绩效。

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来的发展,似乎印证了这样一个事实:由诸多精英组成的政府,拥有超强能力,确保了政策的正确制定和有效的实施,才有了今天的成就。确实,中国的发展成就是举世瞩目的。有人认为,中国今天的发展成果,是“自然”过程或者单纯的“放松管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14日 01:47

多维度认知中国经济

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,会见了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外国审查部部长菊池洋先生一行。协力银行是日本政府负责海外援助的政策性金融机构,也支持本国企业走出去,有点类似我们的国家开发银行,但是其业务集中在国外。每年协力银行也对业务开展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进行调查了解,除了拜访我们基金会,代表团近期也密集拜访中国主要的政府财经部门。过去几年协力银行每年都会来访,有时是要了解中国情况,有时是我们向他们了解日本的情况,也算是一条固定的非政府间双边渠道吧。

日方代表关心的是中国经济的下行,想知道中国国内对这个问题怎么看。接到拜会邀请有点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06日 00:40

中国的特朗普风险

中国的特朗普风险

俞建拖

特朗普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,很多国人在惊讶之余,也有点惊喜,忧虑当然也有。这些情绪也不无道理。人们惊讶的是,特朗普这样一个嘴巴没有把门的政治素人,压倒了大热的希拉里,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。有人感到惊喜,是因为从特朗普选举时候的言论来看,美国的tpp要黄,重返亚洲战略要搁浅,中美在意识形态上的对抗会减弱。人们也不乏担忧,由于特朗普在选举的时候,频提中国因素,并且表现出很强的反自由的倾向,中国首当其冲。最近看了一些专家们的分析,在做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06日 00:39

全球性转型:走向多数人的现代化

全球性转型:走向多数人的现代化

俞建拖

多数人的现代化(modernization for majority),是已故学者邓英淘提出来的一个命题。近年来,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先生,对此深有思考和探索,有许多深刻的创见,身体力行推动政策理念和实践的变革,我自己也从这些讨论和思考中获益良多。在一个善意世界的框架中,多数人现代化可以构成关键的支柱。但是在恶意世界的框架中,这个命题并不一定成立,以后再专门开贴论述。我自己倾向于认为善意世界是可能、可行和必要的,本篇主要基于这个假设讨论多数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1月30日 23:24

阿拉伯之春:出走的娜拉和历史的暗沟

易卜生有部名剧叫《玩偶之家》,讲的是一位叫娜拉的觉醒女性,为摆脱对丈夫的依附而离家出走的故事。这部作品是妇女解放的旗帜,鼓舞了很多代的女性为独立去抗争。鲁迅先生曾经回应了这部作品的命题,写了一篇文章《娜拉走后怎样?》。老先生不太浪漫,甚至有些残酷地揣测了娜拉出走之后的困境,不是堕落就是饿死。先生说理说得不过瘾,后来还写了一部很短的小说——《伤逝》,抵得过十部《京华烟云》和《金粉世家》,更是将女性离家后窘迫无奈揭露得一览无余。鲁迅的回应看似悲观消极,我倒是觉得里面有大慈悲。

我以前有个水货苹果手机,那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1月25日 01:14

希拉里才是闯进瓷器店的牛

美国大选前,在比较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位候选人的时候,很多评论家认为希拉里具有优势,全球政商学精英也期待希拉里能够成为新一届的美国总统。理由之一,是希拉里从政经验丰富,有利于未来世界格局的确定性和稳定性;相反,特朗普是一个政治素人,毫无执政经验,并且在大选前屡曝出格的言论和行为,他的上台将是一个灾难,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,就好像瓷器店里冲进了一头公牛。但是,我的观点正好相反。

特朗普的确缺乏政治经验和技巧,可以想象他上台以后,会在很多的政治操作细节上出现技术性的失误。但是在国际战略层面,希拉里才是那头闯进瓷器店的牛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1月24日 00:07

特朗普当选与自由主义的转机

特朗普当选与自由主义的转机

俞建拖

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,对全球思想界的冲击远甚于对经济的冲击。很多人为此感到犹疑惶恐。常听见的一个问题是,自由主义会因此遭受重大挫折吗,自由社会的未来还有保障吗? 我的看法倒是乐观些,答案取决于我们怎么看自由。自由主义和自由本身或将籍此迎来新的转折.

自由在本质上是人的各种可能选择构成的空间,这是阿玛蒂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