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俞建拖 > 希拉里才是闯进瓷器店的牛

希拉里才是闯进瓷器店的牛

美国大选前,在比较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位候选人的时候,很多评论家认为希拉里具有优势,全球政商学精英也期待希拉里能够成为新一届的美国总统。理由之一,是希拉里从政经验丰富,有利于未来世界格局的确定性和稳定性;相反,特朗普是一个政治素人,毫无执政经验,并且在大选前屡曝出格的言论和行为,他的上台将是一个灾难,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,就好像瓷器店里冲进了一头公牛。但是,我的观点正好相反。

 

特朗普的确缺乏政治经验和技巧,可以想象他上台以后,会在很多的政治操作细节上出现技术性的失误。但是在国际战略层面,希拉里才是那头闯进瓷器店的牛。这么评价并不是一时的偏见,而是有事实证明。两个事情非常清晰地反映出希拉里在全球事务上的莽撞,缺乏远见和智慧:一个是中东的阿拉伯之春,另一个是她主推的亚太再平衡。

 

阿拉伯之春带来地区的动荡和悲剧,现在还没停止。事实上,区域内的激烈斗争还在激化,现在中东很多国家都在加强军备,极有可能明年战争还会愈演愈烈。不仅如此,它的负面影响还不仅限于中东地区,阿拉伯之春带来了多米诺骨牌效应,引发的难民危机影响到欧洲和全球秩序。英国退出欧盟的理由之一就是难民问题,接下来在意大利还有法国也面临着考验。

 

至于亚太再平衡,我在去年5月的一个专栏文章上面也有比较深入的讨论。我当时的评价是,亚太再平衡是一个精明但缺乏智慧的战略。这个看法到现在也没有改变。因为特朗普的上台,亚太再平衡可能会以比原来想象更快的速度退出。当然,美国将中国锁定为头号竞争对手的局面不会改变。

 

这两个根本性的战略失误,背后有几重原因。第一方面原因,是希拉里根本就没有深刻理解全球秩序演化的逻辑、复杂性和脆弱性,也根本上错判了中国崛起的性质;第二方面原因,就是希拉里对自身所持价值观的傲慢与自负,这和她自己所宣扬的多元文化价值观在根本上是矛盾和断裂的;第三个方面的原因,就是希拉里在自己公共价值观和私人利益上的极端分裂。有一半的美国人认为希拉里不诚实,这不是特朗普的夸张言论能做到的,她的国家战略总是容易为私人利益所绑架。

 

缺乏战略的洞见,缺乏理性和尊重,缺乏对追求自身利益的克制,如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,美国自身面临的紧迫问题能得到解决才奇怪,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未来走向会平稳才奇怪。她丰富的从政经验,能够帮助克服一些技术性上的不确定性。但是,如果战略上出了问题,就会“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”。

 

相反,特郎普的价值观念和主张,在过去几十年里其实没怎么变过。大选前看过一些特朗普年轻时候参加访谈的视频,他在贸易问题、在全球问题上的看法,实际上是前后惊人的一致。如同昨天的分析一样,特朗普的逻辑是保守主义的,但在表现形式上超越了传统的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区分。从个性上看,他张扬、浮夸、爱出风头、奔放、精于计算、能屈能伸、爱较真甚至好斗,其实也没有变过,从他那些畅销书、主持的电视节目,能看出端倪。

 

美国的总统在外交和国际方面拥有很大的权力。从这方面看,美国的战略性收缩,脱虚向实,寻找真正的实利和调整同盟之间的权利和义务,是可以预期的。如果是希拉里准冷战的搞法,美国和全球会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。在特朗普当选之后,美国共和党在参众两院的优势地位,也为美国对外战略上沿着新方向调整提供了条件。

 

不妨也说说两人的内政取向。希拉里担任国务卿的时候,美国最大的内政就是奥巴马医改法案,今天我们都知道这个法案是一个天书法案,据说长达两千多页,几乎每人看完过,该法案在提高医保覆盖率的同时,使医疗保险费用对美国越来越多的中产家庭来说变得难以承受,林达最近的一篇文章很好的讨论了这种情况。希拉里从担任第一夫人时候开始,内政方面做的最有价值的贡献,就是推动妇女儿童教育以及医疗方面的保障。但是民主党近年来推出的关于少数族裔细分的一些法案,实际上让加大了族群的对立,许多少数族裔反而受到了伤害,华裔和亚裔就是受伤害的群体之一,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选举中,华裔会一反常态积极参政并大力支持特朗普的原因。

 

回过头来看特朗普,因为他过去没有从政经历,无从直接评估。如果看他关于反恐、基础设施投资、能源生产、制造业回流、约束职业说客的主张,的确关注到了美国现在面临的切实、紧迫和关键问题。但是他关于减税之类的政策主张,既不特别,不明朗,也不靠谱。当然,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要把坚冰融化掉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此外,他也要面对选举之后的美国国内社会的分裂。政治正确并没有那么的不正确,政治正确背后的价值诉求,在美国还有全球,有很多真正的信众,这个问题下次会专门再谈。所以综合来看,对特朗普的国内政策前景,还不会很明朗,但是他点到的问题比希拉里所关注的问题要关键得多。

 

综合国际和国内两方面来看,特朗普在大的战略方向上面会做得更好,对美国和全球都是。大框架定了,美国和全球会比预想的还要更稳定一些。如果希拉里上台,那么在中东,在乌克兰,在南海,在东海,在台海,估计对抗和冲突会更激烈,这对世界来说将是个灾难,全球秩序会变得更加脆弱,很容易擦枪走火失去平衡。所以,还是那句话,希拉里才是那头闯进瓷器店的牛。

 

值得提一下的是,特朗普的上台,反映了美国社会和政治机制中,有能力自我纠正自我更新的一面,这也是稳定性的保障之一。福山先生在大选前提到特朗普热的时候,曾说过类似的看法,认为特朗普成为候选人,表明美国的政治体系还没有太坏,人们真的关切并来投票了。但是最近他的评论又是相反的观点,认为特朗普的美国是民主在吃掉自由,我不太同意他的看法。部分原因在昨天的博文中已经提到了。另外就是,如果对福山先生很多判断作历史回顾的话,经常会自相矛盾。福山先生经常有很好的框架和命题,他关于诚信在现代社会作用的分析特别精到,但是那本非常有影响的《历史的终结》却被证明是个错误。他的《全球政治秩序起源与政治衰退》的近作,是政治学领域里难得一见的伟大佳作。但是看他在美国大选期间发表的一系列评论,又时常感觉他在用自己分析框架的时候存在逻辑断裂,也是奇怪。

推荐 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