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俞建拖 > 河畔来信3:规模-中国的另类资源陷阱

河畔来信3:规模-中国的另类资源陷阱

L,

微信中提及生活规划。在所有我可能给你提建议的领域中,一定不包括这个。说起规划自己的生活,我即使不是最糟糕,恐怕也是最糟糕的案例之一。自工作以来,我精力的很大一部分,用于给自己挖坑又不断地填坑,到现在依然如此。我管理生活的能力实在太糟,所以在这方面,请一定另择高明。

关于疫苗问题,还有科技的爱国包装问题,P2P的问题,我倒是想说上两句。这些问题,每一个都有多样的复杂的原因,但也有共同的。这些事情如此恶劣,演变到今天这步田地,监管体系和监管机制当然难辞其咎,还有许多人性的、文化的、市场的成分在。但这两天我想到另外一个可能起作用的因素,那就是规模问题。

发展经济学中有个资源陷阱假说,有时也叫资源诅咒,意思是一个资源富集的地方,人们会产生对这一资源及附属产业的过度依赖和满足,这导致了发展动力的缺失,以及经济结构单一化带来的脆弱性,最后这些地区反而成为贫困落后的地区。这种现在,小到个人甚至社区,大到国家,都在一定范围存在,实证讨论的文章也不少。

规模,在这里也包含范围,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资源。中国毕竟14亿人,在几十年的增长过后,市场需求规模自不必说,产业体系的完备也是首屈一指。经济学中常说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,中国的规模使中国制造具备了小型经济体没有的竞争力,因为规模大,所以平均成本和边际成本都有可能降下来;因为产业链条完整、产业体系全面,供应链的成本也有竞争力。要说中国制造业全凭劳动力成本低和资源环境廉价,是有失公允的。这种规模优势和范围优势,是内在的,也不是一天两天,或者一场贸易战就能消解的。

规模也为中国的创新提供了空间。在和国外学者讨论中国创新的时候,我经常强调规模的作用。一个创新产品,如果只有十万分之一的人使用,在瑞典可能就只能找到60个人买,企业活不过初创期;在中国会有一万四千人买,创新就有可能活下来。电子商务、移动支付、社交媒体、外卖、网约车这些,能活下来并很快成长为世界级的巨头,大概我们的规模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

但最近这些糟糕的事情也提了个醒,我们过去仅从积极的一面看待规模问题,很可能是错的。规模作为一种资源,如果得不到我们的合理对待,那么也会和自然资源一样,悄然构筑起另类的资源陷阱。

规模给创新提供了空间,也给各色的诈骗提供了空间。P2P的高息回报许诺也好,红皮科技创新也好,疫苗和食品假冒伪劣也好,骗子们只要听从大数定律的安排,打动很小比例的人口,也足以收获不菲,这就更鼓励了诈骗的横行。规模越大,还带来信息的问题,一是信息不对称,二是信息分布失衡,这边败露的骗术,在另一边还是新鲜事物,这种时间差,也足够为骗子提供新的生存空间。

但是骗子能够横行,归根结底,还是我们社会的基础存在问题,理性水平不够,知识和信息不够,人普遍对骗术没有抵抗力。这几年一直在想现代化问题,我想诈骗水平倒是可以度量社会现代化水平的一个负面指标。福山曾经写过一本很好的书,关于信任和社会资本的。前两年和同事作过一个课题,有篇小文章在《比较》上发了。当时我们说,中国在社会领域的基础性问题是诚信和团结,在政治领域的优先问题是反封建,对不对,交给时间去验证吧。

饿了,准备出去觅食,听说麻花街上有家拉面馆不错,准备去试试。这边的吃饭真是个问题。

颂祺。

 2018年8月18日

推荐 10